您现在的位置:凄美音乐网>>凄美外文>>视频>>正文内容

影片《绝代妖姬》视频片断 - Lascia Ch'io Pianga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绝代艳姬》片断视频:

 


以下资料来自互联网:

《绝代艳姬》是1994年的意大利、比利时和法国合拍的影片
叙述的是300多年前意大利歌唱家farinelli的故事:

为了防止变声毁损有天赋的孩子的优美的嗓音,古人采取的方法是阉割
于是嗓音就成为了那个孩子的全部人生美丽
原来可以用那么残忍的方法铸就的而人生,可以浓缩到发声器官里
farinelli 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当他的哥哥里加多喂病中的他喝下鸦片
轻轻地把他抱到盛满牛奶的木盆里
当他的血像烟一样浮现
也许他就已经注定是一只钉死在木板上的蝴蝶了
在那一天,里加多与他约定,要为他写作《俄耳浦斯》
约定从此两人共有一切 —— 音乐、荣誉、女人

farinelli 让我想到田村卡夫卡对父亲的评论
他提炼出完美,然后将渣滓抛向四周
毁损身边的每一个人
farinelli的嗓音高高的凌驾于一切之上
简直是神的声音
我坐在屏幕前
坐在他的音场里
感觉到那种力量无处不在
强大而且温柔
仿佛可以穿透肉体直接抚摸我的灵魂
然而就是那种美
让俄耳浦斯成为了不能完成的作品

farinelli的存在消耗了里加多的才华
farinelli使亨德尔放弃了继续写作歌剧
使亨德尔在他的歌声中晕厥
被farinelli离弃的里加多最终完成了俄耳浦斯
farinelli对哥哥说,俄耳浦斯是完美的作品
然而那个时候的farinelli已经不再向大众歌唱
他的歌声只属于国王和他身边的女子了
在日食的黑暗里
国王声音颤抖地问道:尘世真的是炼狱么?farinelli,把太阳招回来吧
于是在farinelli的仿佛不属于人间的歌声里
里加多用墨晶割开手腕,一下、又一下
他没有死
苏醒的他看到了弟弟留下的共享一起的暗示
于是,他在弟弟的女人的肚子里
留下了自己的孩子作为偿还
俄耳浦斯被里加多烧毁了 ……



《Lascia Ch'io Pianga》出自亨德尔的歌剧 ——《里纳尔多》(Rinaldo)。不过这首歌最广泛被人所知,是因为1994年的一部描写中世纪意大利阉人歌唱家Farinelli生平的电影《Farinelli》,碟上封面的中文译名是俗不可耐的《绝代艳姬》。电影中的主人公Farinelli,他的一生是传奇的,也是悲剧的。从后来传世的有关他的相对比较写实的肖像画中可以看到,Farinelli并不是如同电影中演绎的那般疯狂、那般妖冶,相反他是优雅的、甚至还有些忧郁的。

关于Farinelli,能够找到的他的一鳞半爪的零星资料,带给人的只有嗟叹,他终究连同他的声音一道,被尘封进了历史,他留给这个世界的华美转身,是穷尽想象也不可测知的虚无飘渺。原来没有留声机没有电影的年月也可以成就另一番永恒:他的声音究竟美到何种地步,是永远令人疯狂和绝望的幻想。阉人歌手,这一在现在看来惨无人道、残酷时期的产物,连同他们那正常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声音,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已经不是人,而是神。

Farinelli就是这样的一个神话。传说亨德尔为了他,停下了一切创作,专门为他创作适合他音域的音乐,但在我看来,倘若不是因为他们彼此的互相成就,亨德尔不过是那个写过傻乎乎的“哈里路亚”的世俗宗教音乐的作曲家而已。在电影《Farinelli》中的这曲《Lascia Ch'io Pianga》,不是由某一个歌唱家唱的,而是用男声、女声以及童音在录音室用高科技混音制作的结果,也就是说,在当今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堪以用巴洛克发声方式来演唱此曲,没有人的声音可以来模仿和媲美Farinelli了,这首歌是专属于Farinelli的绝唱!这又是何等令人嗟叹的事情啊!

Farinelli象笼中的夜莺一样在宫廷中度过了他的黄金岁月。传说他在西班牙宫廷中,每天为国王菲立普五世唱4首相同的歌,连续10年之久,这4首歌是哈塞(J.A.Hesse)歌剧《阿塔塞尔塞》(Artasaserse)中的《太阳暗淡无光》、《甜蜜的拥抱》,阿里奥斯蒂(A,Ariosti)的《我们的痛苦已幸运地过去》和贾科梅利(G.Giacomelli)的《那夜莺》。他后来被继任的国王逐出王宫,寂寂而终。他的一生,就是一出活生生中世纪现实版的希腊悲剧。

值得一说的是,在瑞典导演Johan Widerberg 导演的讲述男学生与女教师不伦之恋的情色影片《教室别恋》(all things fair)中,此曲的音乐也出现过多次,最后更是以女声的咏叹调做为片尾曲出现。回过头去追究这个音乐的出处,在歌剧——《里纳尔多》中这个唱段出现的情形,影片中的女教师,原来施展魔法的妖女阿尔米达是她,被囚禁的阿尔米莱娜也是她。从前看影片时,仅仅拘泥于二人的性爱、男学生的成长蜕变,如今换个角度去看,男女情事,是如何可用影片片名“公平”(fair)二字可以说得清勾得销的呢?!一个原本还有着几分讨厌的人物形象,因着弦外之音的音乐的存在,顿时丰满与立体起来。对于当事二人,当性与爱都已成往事,Lascia Ch'io Pianga,“让我流泪”,这才是最终的救赎,最终的落幕。

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亨德尔的歌剧[里纳尔多(Rinaldo)]都是一部经久不衰的名作,生前在英伦就有50余场的上演纪录,其他地方和后世的话更是无记其数了……。

剧本是当时在伦敦相当走红的剧院经纪人阿龙·希尔(Aaron Hill)根据意大利著名文人塔索(T.Tasso, 1544-1595)的长诗[解放了的耶路撒冷](La Gerusalemme Liberata)中十字军英雄里纳尔多和大马士革的异教徒魔女阿尔米达(Armida)的故事整理出一个剧作的主题,而后有脚本作家杰克莫·罗西(G.Rossi)写下的。据说整个剧作就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的,而亨德尔则用用了更短的时间,在两周内就完成了整个歌剧的创作。当然和当时其他意大利作曲家一样,作品中非常多的移用了他人的许多作品的片断,加起来亨德尔的这部作品共引用了15曲的其他作品,其中包括了女主角阿尔米莱娜(Almirena)在第二幕的Lascia ch'io pianga(任我的泪水流淌)等著名咏叹调。

尽管如此,这也是在英国出现的第一批较完整的意大利歌剧,当时正值伦敦社会盛行意大利歌剧的时代,亨德尔的这部歌剧获得如此的成功也是有其原因的。三十年后,亨德尔不得不放弃意大利歌剧的创作也正是当时整个伦敦因为市民们终于对费解的意大利语而疲惫的缘故。亨德尔作为一个具有相当机敏的商业头脑的作曲家,又非常灵活的转向到了使用英语的宗教的和非宗教的民俗声乐作品上,并且也取得了成功,这就说明了作为作曲家的才气而言亨德尔显然是属于最杰出的那一类的……

------------------------------------

Lascia ch'io pianga的歌词正式译文:

Lascia ch'io pianga 让我哭泣!(亨德尔曲)
 
歌词 :

Lascia ch'io pianga
mia cruda sorte,
E che sospiri la libert?
E che sospiri,
e che sospiri la libert?
Lascia ch'io pianga
mia cruda sorte,
E che sospiri la libert?
Il duolo infranga
queste ritorte
de miei martiri
sol per piet?
de miei martiri
sol per piet?
Lascia ch'io pianga
mia cruda sorte,
E che sospiri la libert?
E che sospiri,
e che sospiri la libert?
Lascia ch'io pianga
mia cruda sorte,
E che sospiri la libert?
Let me weep over
my cruel fate,
And that I long for freedom!
And that I long,
and that I long for freedom!
Let me weep over
my cruel fate,
And that I long for freedom!
The duel infringes
these images
of my sufferings
I pray for mercy.
for my sufferances.
I pray for mercy.
Let me weep over
my cruel fate,
And that I long for freedom!
And that I long,
and that I long for freedom!
Let me weep over
my cruel fate,
And that I long for freedom!

阿米达,你可知道?
你用强暴的力量,
永远地夺去了我生命的乐趣,
如今,我永世痛苦,
生活在那种地狱般的折磨中,
苍天!
啊,怜悯我,请让我痛哭吧!
让我痛哭吧!
残酷的命运,
多么盼望那自由来临;
多么盼望,
多么盼望那自由来临!
让我痛哭吧!
残酷的命运,
多么盼望那自由来临!
这样的痛苦,
我难以摆脱,
对这样的苦难没人同情啊!
对这样的苦难没人同情!

-------------------------

巴洛克时期最高尚的艺术杰作,FARINELLI.他丝绒感极盛的颤音与华美的花腔炫技,连同那些贵族剧院中辉煌的水晶吊灯,五彩插羽,凝聚成了无人可绘的画作.CASTRATO,这个禁断的名词.带给人们的是新奇与未知.然而,只有真正品味过这部电影的人才明白,美好的代价是巨大的创痛.从小所表现出的嗓音天赋,使他的一生都蒙受了屈辱与不堪.一心企望成为艺术家的哥哥喂下熟睡的孩子鸦片,并将他放入了灌满牛奶的浴桶里,当那些红色的血丝在纯洁的白里蔓延开来,一位伟大的歌者诞生了

他创造的是无人敢问津的诸如十度音程的跳进,是对于旋律的前无古人的深入解读与演绎.仅仅需要一眼,一瞬,你便会被这个美丽的男子所吸引.即使你无法听懂年歌词中蕴涵的激烈悲怆. 即使被扭曲了身体,这部近似于歌剧的电影并不是给一些为了满足好奇与非正常心态的人看的.我们还未拥有足够的阅历足够的知识足够的对艺术的鉴别能力,也无法很好的明白在那个年代,人们对音乐的或肤浅或深入的两种执著追求.G弦上的咏叹调或者弥赛亚被如今的人们依旧传诵着,然而那些珍贵的精髓,却是永沉地底了. 

我们需要探讨和接受的不是晦涩的过往和变态的人性,是一种只要拥有耳朵的人便可以感受到的美丽.就像它简单地折服了我这个懵懂的喜欢音乐的女孩子.不是类似于MICHAEL JACKSON和猫王炽热激烈的舞台风格,或是VR艺人的肆意黑暗.纵然已经不存在这样的机会,我依旧奢望着能够回到三百年前的宫廷,在清晨露水未干的时刻,听见那华丽而令人动容地想要流下眼泪的颤音.白色的巨鸟栖息在窗台的边缘,像是望着尘世的FARINELLI. 

说远了真是说远了,这毕竟是一部电影~如果抛开一切艺术欣赏的累赘来说的话,它的故事,是非常简单的.却就是这样简单的故事,让我产生了想更加去了解这个人在除了音乐之外的一切故事并有了在这里告诉大家的欲望.影片的开头,是FARINELLI用他天籁般的嗓音和小号手比音色的场景.神奇的就是那个发型简单衣着朴素丝毫没有多余装饰的男孩子给我留下了比他华丽辉煌的后期舞台装束更深刻的印象.面目俊秀的FARINELLI是一块尚未雕琢的璞玉,他像个孩子似的与台上的演奏者赌气比赛,一挑眉,一吸气,一把扯起指挥者的衣领嘲笑他的狂妄..举手头足间的每一个细节,俨然是纯真的男子....马车行进的途中,大笑着把哥哥Riccardo创作到一半的<俄狄浦斯王>扔出窗外,然后给以一个调皮到令人无法责怪的微笑,褐色长发轻轻飘动甩出一片明亮的风景,宽大的帽子遮起了他笑得弯曲变形的眉毛与眼睛... 

很喜欢那个时候的FARINELLI.因为他没有苦痛,快乐地演唱着Riccardo为他所写的每一首即使非常低俗的歌.因为他除了音乐,一无所有,既没有作为男人的尊严,甚至连回忆都是虚假的,坠马的悲剧只是他那虚荣的哥哥为了发挥自己所谓的完美编曲而编造的谎言.Farinelli只能让那些空洞的跳跃音符和长达八个小节不能换气的长音来满足自己,他没有更好的,也担当不起更好的。可是我们忘记了天才总是会觉醒,他终有一天觉察出了那些仅仅是为了使人昏厥倒抽冷气的音乐并不是自己的灵魂所渴望的.与哥哥的决裂似乎也是意料之中,投奔曾经的敌人HANDEL,那个对音乐严谨而一丝不苟的男人.因为只有他,能做出最匹配FARINELLI的音乐. 

HANDEL说得真好,简直是一针见血,叫人体无完肤.你只是一个CASTRATO,你只为音乐而存在,并非音乐为你而存在,离开了音乐你就什么都不是。于是FARINELLI开始了他对音乐本质的探寻,当他伤痕累累地站在剧院中高唱任天堂流泪的时候,已经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真实,而这时,他们兄弟的情分也已经走到了尽头.Riccardo用残忍的尖刀毁灭了一个男人却创造出了一个绝代歌者,这能不能认为是世事的可笑与矛盾呢? 

历史中的FARINELLI谦虚而善良,他在宫廷之中用自己的声音为王公贵族们娱乐,震慑一批又一批的女人.当日食来临的瞬间,天地陷入了混沌的黑暗,于是国王命令他歌唱,与此同时,他也发出了"尘世是否真的是地狱的感慨".这样的一句话,恐怕是对这个伟大CASTRATO的最美诠释.生于屈辱,死于荣耀,最终却只是洪流中的沧海一溧. 

电影的结局与历史中这个人的结局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一切违背自然规律而存在的生物终将退出历史的舞台,谁都不能例外.人为的制造和雕琢使这样一种拥有得天独厚条件的人群在艺术的辉煌中慢慢走进衰落,后人所倾慕和感受到的,不过是意大利墓地中的一具白骨和使用了高科技影音技术集合而成的原音重现.我们所聆听到的传奇,已流传很久的东西了,失去了它曾经的色泽与光辉. 

------------

关于阉人歌手:

在男高音声型中,除了常规的男高音之外,还有阉人歌手(Castrato)、假声男高音(Falsetto Tenor)和高男高音(Countertenor)之分。世人对这3种特殊男高音的唱法在概念上、认识上、辨别上存有很大争议。其实,这3种声型的男高音是有所区别的,不能混为一谈,现以CD音响为据,评说一二。
  
阉人歌手,在今人看来似乎是荒谬之事,简直不可思议。不过,在17、18世纪,阉人歌手风靡了整个欧洲,独霸乐坛250
年。阉人歌手虽然残酷不人道,在声乐发展史上却是Bel Canto的先驱。
  
当时,女子被禁止在教堂中说话也不许歌唱,教堂唱诗班就以男童(Boy Soprano)代替女声,但男童遇有变声期问题,
歌唱年龄有限,后又以假声歌手来代替。但假声歌手唱法特殊,音色又不自然,不易协调。为了适应演唱复杂的对位技巧的圣咏作品,加上歌剧的兴起,阉人歌手就应运而生了。
  
阉人歌手一般在男童时期(7岁至12岁)就施行阉割手术,只除掉睾丸。成年后,既有男子的体格和肺活量,又能保持着
童声时期的声带和喉头。经过严格声乐训练的阉人歌手,音域具有女声的高度,而气息则有男声的强度,兼有女子般纯净、轻柔、精巧的声音和男子深厚的能量,肺活量与横膈膜支持力惊人,一个音能保持延续一分钟,这是一般歌者所做不到的。
  
由于阉人歌手的音质柔韧而有光彩,给人以美感,当时的歌剧院聘用了大量的阉人歌手,倍受宠爱。阉人歌手生活奢
侈,虽已阉割不育,但仍有性生活(如影片《法里内利——阉人歌手》所见)。在声乐史上著名的阉人歌手有:塞内西诺(F.B.Senesino,1680-1759)、贝纳奇(A.Bernacchi,1685-1756)、卡雷斯蒂尼(G.Carestini,1705-1760)、法里内利(C.Farinelli,1705-1782)、卡法雷利(G.Caffarelli,1710-1783)、瓜达尼(G.Guadagni,1725-1792)、帕齐埃洛蒂(G.Pacchierotti,1740-1821)、马凯西(L.Marchesi,1754-1829)、克雷森蒂尼(G.Crescentini,1762-1846)等。

在阉人歌手的传说中,最广泛最流传的法里内利在西班牙宫廷中,每天为国王菲立普五世唱4首相同的歌,连续10年之久,这4首歌是哈塞(J.A.Hesse)歌剧《阿塔塞尔塞》(Artasaserse)中的《太阳暗淡无光》、《甜蜜的拥抱》,阿里奥斯蒂(A,Ariosti)的《我们的痛苦已幸运地过去》和贾科梅利(G.Giacomelli)的《那夜莺》。
  
18世末阉人歌手开始衰落,到了19世纪初声乐技术发展,男声Close唱法出现,阉人歌手逐渐被淘汰,后继无人。歌剧
中最后一位阉人歌手是维鲁蒂(G.B.Vellutti,1781-1861);教堂中最后一位阉人歌手是穆斯塔法(D.Mustafa,1829-1912),而惟一留下一款CD唱片的是亚历山德罗·莫雷斯奇(Alessandro Moreschi),即PEARL出品发行的《亚历山德罗·莫雷斯奇——最后的阉人歌手》(OPAL 9823)。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阉人歌手演唱录音,是世人研究阉人歌手歌唱艺术的珍贵音响资料。


作者:洪湖渔夫 资源推荐: 来源:互联网编辑录入:洪湖渔夫 发布时间:2009年03月26日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用户信息中心
Forever at your feet (永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