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凄美音乐网>>凄美外文>>组合>>正文内容

渗入骨髓的忧伤 - daily growing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歌名:daily growing
演唱:Altan (爱尔兰传统民谣乐团)

歌曲背景:  
一个女子在年轻的时候由于父亲的安排嫁给了一个显贵的子弟,她开始担心自己的年龄有一天会成为感情悲剧的主因,她埋怨父亲错误的将自己嫁给了一个比她小很多的男子。婚后第二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而她的夫君却也还是一个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她送他去上学,为他裹了蓝色的头巾,她怕别人抢走父亲为自己选定依存的真爱。而命运的捉弄,却使她很快成了寡妇,在为爱人缝制寿衣的时候,她的悲哀成了整个曲子的灵魂……

 


 

歌词:

The trees they grow high, the leaves they do grow green(树已长高,叶子已变绿)
Many is the time my true love I've seen(许多我所看到的就如我的爱人)
Many an hour I have watched him all alone(许多时候我都在孤单的注视着他)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他很年轻但他在一天天长大)

Father, dear father, you've done me great wrong(父亲,亲爱的父亲, 你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You have married me to a boy who is too young(你把我嫁给了一个那么小的男孩)
I am twice twelve and he is but fourteen(我已经24了而他才14岁)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他很小, 但我想他会日渐长大)

Daughter, dear daughter, I've done you no wrong(女儿, 我亲爱的女儿,我没有做错)
I have married you to a great lord's son(我把你嫁给了一个显耀贵族的儿子)
He will be a man for you when I am dead and gone(有一天当我不在了他会很好的照顾你)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他现在很年轻,但他会一天天长大)

Father, dear father, if you see fit(父亲,父亲,如果你认为可以)
We'll send him to college for another year yet(在来年我们把他送到大学去)
I'll tie a blue ribbon all around his head(我会为他裹上蓝色的头巾)
To let the maidens know that he is married(让别人知道他已经结婚了)

One day I was looking over my father's castle wall(一天我从父亲的城墙看过去)
I spied all the boys playing with a ball(我看到男孩们正在打球)
And my own true love was the flower of them all(而我的爱人是当中的皎皎)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他现在很年轻但他在一天天长大)

And so early in the morning at the dawning of the day(如此的早,在拂晓时分)
They went into a hayfield to have some sport and play(他们来到草地上运动、玩耍)
And what they did there she never would declare(他们所做的她永远也不会说)
But she never more complained of his growing(但是现在她永远也不能再嘟哝他的成长)

At the age of fourteen he was a married man(14岁,他已经结婚)
At the age of fifteen the father of my son(15岁,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At the age of sixteen his grave it was green(16岁,他的坟墓已是郁郁苍苍)
And death had put an end to his growing(死亡给他的成长画上了句号)

I'll buy my love some flannel, I'll make my love a shroud(我要给我的爱人买绒服, 给他做寿衣)
With every stitch I put in it, the tears they will pour down(每缝一针,眼泪就流出来)
With every stitch I put in it, how the tears they will flow(一针又一针, 我不知道如何控制我的泪水)
Cruel fate has put an end to his growing(也许是命运的捉弄, 就这样走完他的一生)

 

 

 

 

 

这一首来自ALTAN的凯尔特元歌曲
这样毫无雕饰,深深打动我的是父女俩的这般现实的对话
以及女子失去爱人后汩汩流淌的
渗入骨髓的忧伤

 

 


 

在知道这首歌曲之前,对于Altan这支乐队是完全陌生的,以下是百度后的资料。

Altan, 这是一支被誉为90年代最杰出的一支爱尔兰传统民谣乐团。从1983 年成立以来 ( 当时还未正式以 Altan 为团名 ) 至今共出版了8 张专辑,为他们赢得了许多音乐奖项,其中包括了三座 NAIRD Award (National Assoication of Independent Record Dealers 美国独立音乐品牌协会 ), 英国民谣 音乐杂志 (Folk and Roots) 及英国流行乐杂志 (Q Magnize) 的年度最佳民谣专辑 等多项大奖。

正当无数的荣耀与宠爱集于一身时, 其间 Altan 却也遭遇了团长Frankie Kennedy 与癌症博斗而终至告亡的悲剧。每当我耹听他们的 CD 时, 总忍不住会想象 着缠绕着这个乐团的爱情, 友谊种种悲喜, 化为在音乐表现上的激烈生命, 然后我便 会不自觉地跟着他们的起伏, 敲打起什么的来着。

Altan 一向标榜着Donegal 的音乐风格, 也正是他们大多数团员来自的母土。 Donegal County 是位在爱尔兰共和国本岛最西北的一个县。由于这片土地西滨大西 洋, 东椄北爱尔兰 ( 也就是英国的领土 ), 只是在南边部份短短邻了十来哩的另个爱尔兰省份 ( Co.Leitrim)。在传统的地理分野上, 和北爱同是属于 Ulster 的范围 。因此在感觉上,好似一种 化外之民 的天然混成,也因而保留了传统 Gaelteacht 语言的使用与咯异于其它爱尔兰地区的北方音乐特色。

Altan 的创团成员是来自北爱首府 Belfast 的青年长笛手 Frankie Kennedy 和 生长于 Gweedore, Co. Donegal 的 Mairead Ni Mhaonaigh。后来我常常会想象这俩 个人初次相遇,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彷佛一切都已注定: 在一个自然的音乐社交场合上, Frankie 初见 Mairead 这位小提琴手的飘扬长发与美丽歌声, 使他深深 地坠入了情网的, 是这位长发的美丽女子, 是她的音乐。然后要一起牵手走这一辈子的音乐相伴的路。


作者:洪湖渔夫 资源推荐: 来源:编辑录入:洪湖渔夫 发布时间:2009年03月11日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careless wisper(无心快语)[ 03-15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用户信息中心
Forever at your feet (永相随)